云鹤

暑假过完了qwq
同桌不是政宗不想开学嘤嘤嘤


p1给政宗套了自己学校的夏季校服
p2从左到右是(因为熬夜补作业)犯困的政宗w

一个沙雕脑洞....
关于夏天晒黑这件事....










“小俱利!”
“?”
“帮我把电风扇搬出去好不好w”
“你又要干什么...”
“晒太阳啊!”
“...你不是昨天才买的防晒霜吗……”
“那个....以后也可以用嘛……”
“你到底想干什么....”
“晒黑一点!”
“?”
“和小俱利一样的肤色的话就可以搞好关系了吧!”





“.......
“随时都可以.....”





“小俱利你刚刚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

我流俱利来本丸时的初印象
审有名字




大概会有后续




自己尝试产粮后的不知道什么玩意















茗沚是在战场上遇见大俱利伽罗的,消灭最后一个溯行军之后,蜂须贺虎彻递来一把在角落里发现的刀。

等不及回本丸,茗沚就把灵力注入进了刀中,等待花瓣落下后,显现出一位肤色较深的青年。

他稍微低着头,看着她,很简略地介绍了自己。

稍长的刘海将阴影打在他的脸上,让人看不清他的眉眼,嘴唇是抿着的,嘴角微微下垂,有些不高兴的模样。

随后他抬起头,金色的眼瞳藏在刘海之后,直视着西落的太阳,映射出璀璨的光。

茗沚很久以后想起初见时的那一幕,或许在那一刹那,就已经喜欢上了吧。

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眼下的茗沚和大俱利还处于互相看不顺眼的阶段……

*齐眉棍单人向
*只是一个人短打
*永远不存在的标题













又是一场雨,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南方的天气,向来是湿润的。
雨不大,但却下得很密,打在芭蕉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空气中的水气,也和这彻夜不停的沙沙声一同,融入人的骨头里。


立冬已经过了,温度也渐渐低了下来,齐眉的房间里很早就点上了暖炉。厚衣服是抵挡不住那一点点渗进人身体里的寒冷的,倒不如直接用火,一点点把冷气捂热。





齐眉的手,虚虚地搭在黄铜做的手炉上,他的手指纤细白皙,不似一般武者的粗糙,但却十分有力。搭在手炉上,更是被衬的有如上好的羊脂玉一般细腻。



但他的手却一点也不女气,手指修长,指甲圆润,掌心和指腹有习武而形成的老茧,有些粗糙,碰到你的时候,会有痒痒的感觉从皮肤上传来。




手炉的做工很细致,每一 条花纹都雕刻的十分细致。仙鹤和云绕在一起,连理枝又缠在了如意上,灵芝边上是两只衔着梅花的喜鹊。




有烟雾从缝隙里满满地溢出来,透过他的手一点点的遮在他的面前,像是最好的轻纱,模糊了他的脸。
而他的面目,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我大概是个标题废
*现代paro
*可能会有错字
*OOC注意
*齐眉棍是我的,谁也不许抢












"滴答"

你抬起头往天上看去,
刚刚是有什么滴了下来吧。

"滴答"又是一滴水珠掉在你手中的球上。


下雨了么?

这下真是糟糕了啊……



你这么想着。

因为有体育课的关系,你特意让平时都是和你一起回家的齐眉先走了,所以现在操场上除了教练和路过打酱油的同学,也就只有你一个人因为达不到要求,而孤单的练球的身影了。

雨越下越大了,
密集的水珠砸在你的脸上,让你的视线有些模糊,
教练的喊声在耳边,但怎么也听不真切。

达到要求的时候,你已经有些迷迷糊糊了。凭着印象朝放书包的地方走去,却突然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抬头望去,引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清秀面孔。

『齐眉?』你诧异『你不是先回家了吗?』


『嗯,我是先走了,后来下雨了,我有点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你。』
他笑着看你,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
『你还好么?』


『嗯,没事啦!』你笑着回答,不想让他为你担心太多。

他却把伞放在了你的手里。
把他的外套披在了你的身上。



『明明手这么冷,就不要在逞强了吧……你要是着凉了的话......我会心疼的,』

再次从你手中接过伞,看着你把外套穿好,他才想松了口气似的放下心来。










『回家吧』



















#好好好,我们回家

*一开始是想写个人向,结果变成了齐眉棍x你
*OOC有
*齐眉棍是我的,不许抢




起风了
梧桐叶追随着风摇晃,打散了从天空斜射下来的阳光,像金箔一般洒在树下人的身上,在和着满树满地的落叶,那人便好似要和阳光混在一起一般。
齐眉坐在树下,微闭着双眼,大概是睡着了。


连睡觉都这么一本正经,
你暗自想着,
而且还一本正经的这么好看,
果然是我喜欢的人。


有树叶落在他的头顶,你伸手想帮他摘取,他到底也是习武之人,你一靠近自然是察觉得到的。
伸手便抓住了你的手腕。
你慌忙低头,刚好对上他清澈的眸子。
他深蓝的眸子中,映出万里晴空.......和你的样子。

你不禁有些慌乱,
我看你头上有叶子...就...就想帮你摘掉。没想到惊醒了你......
话说到后面,你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

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些,近到你可以看见他眼中由惊喜渐渐转变成的
欣喜,和他渐渐上扬的嘴角。


『无妨,我本来也只是在这里等你而已。
『既然你来了,就陪我在这儿坐坐如何?』















#好好好,要我陪你多久都好